第一百三十三章 破局(1 / 1)

这就是一场上层对下层的无差别屠杀,人数优势将会维持到第三次的夺楼战,而且就算第四次人数优势被磨平了,也要通过运气看上下楼层的位置距离,所以总的来说还是上层的占尽了优势。

如果按照这个说法,那陈签所在的队伍就必须活来到第三次二对二夺楼战,利用上层优势将下层的对手清光,相同道理的第四次战争中人数优势将会被个体的力量取而代之。但是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第二次的夺楼战的楼层分配问题,这将会成为一切的基点。

而一切理想化的前提就是没有伤亡,一旦中间层的人反水围杀成功突破后下层人员,那么第二次夺楼的排序将从上四层算起。人数优势会在这一次夺楼中将被放大到极致,一旦落入四对三甚至四对二的局面,一切就将走向深渊的尽头。

这简直比刚被传送来的局面还要被动!还要恶劣!不仅可能面对人数的劣势还要面对上四层的突破打法,这对于处于低楼层的人来说是毁灭性的。这场游戏的关键点在此刻就被定在了第一次夺楼战中所剩下的楼层上,一旦下层楼层少了,那么屠杀就是不可避免的。

场内的众人各怀鬼胎的看着彼此,显然都对这场游戏有了新的看法。至于陈签,他则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倚靠在沙发上看着众人互相防范的样子。

————

陈签自然被选在突破队伍里,并且是第一个。除了第九层的王武德留守等待下层人员突破以外还有六个人,各自是拿着信标的代表人。他们七个人作为突破队伍将在第一时间突破至七楼的位置,然后护送第十层的突破手到达指定位置后再次突破,接着就是重复突破的过程。

拖延任务则由在第九层的人负责佯攻,以及被传送来的后续队员进行牵制。陆续通知完楼上的各楼队友后,负责佯攻的成员将由各楼层多分担出一个,陈签他们所在的楼层这派出的代表是萧易李,这个跃跃欲试的毛头小子。

“老实点。”陈签一句话就堵死了萧易李想要大招身手的想法,“大致就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样,我们负责突破,只要你们佯攻拿到时间差,他们就没有任何回援的机会,而我们会一路从七楼打到一楼。不过”

“张哥怎么了?”萧易李小声嘀咕道。

“我并不觉得能突破到一楼,最多五层,额四层的时候这个队伍就会被打破我估计,要突破的人会接着突破,完成突破的人并不一定会跟着,这是关键点,他们并不一定能信任从上而下的人,信标本身才是关键的。”

“你是这个意思?”马莉问道。

“对,我很奇怪信标的使用的方式,如果持有者死了那么怎么算?直接全队淘汰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恐怕不会有人接着跟突破队伍冒险,也不会有人会冒着这样的风险去做尝试。突破队说的好听,但其实我们每下一层都会少一个人才是真的,这种人数的优势会在第五层或者第四层的时候彻底消失。”

陈签的话让萧易李和马莉都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张哥,那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说?这不公平!”

“公平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朱斯提提亚就不会蒙着眼睛了,傻小子。”陈签笑着拍了拍他的头,“他们的退出是必然的,他们的危险不仅只来自对标楼层,哪有功夫管我们的死活。”

“难道就这样,我们为了保证下层的优势,还必须帮助这些人排除障碍?”萧易李显然有些不甘心。

陈签没再说话,只是笑呵呵的扫了他一眼,留他一个人龇牙咧嘴的嘀嘀咕咕。

帮忙?他可没这么好心管那些人的死活!这场游戏中信息的交互并不重要,第九层的人并不需要知道下面的人突破到哪里了,只需要等着第八层的人,他们就能一举拿下第

时间逐渐走向了尽头,被选择出的七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陈签扫了一眼,除开那个蒙脸男以外,十五层的突破手正是那个背着两柄短枪的杨柔,看来在枪械被禁止的情况下,他们的队伍里近战能力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高的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家伙了。

“我再说一句,”杨柔开口了,“我大概能猜到,你们中的某些人突破之后就不会接着往下走了,但是我希望你们记住一点,尤其是十三楼和十四楼的朋友,千万别把自己搞成最下层的楼层了。”

杨柔的话语看似是建议,但是其中浓浓的警告味道让那两个楼层的突破手有些犹豫的表情认真了起来,显然他们也在犹豫这一点。

在得到两人的肯定答复后,杨柔这才点了点头,一脸愤懑的看着陈签,询问他的意思。

“我?”

“咳咳,我不会和你们行动的。”陈签的话在周围的人看来就好像是讲了什么大言不惭的笑话一般。

“你什么意思?”杨柔咬着银牙一脸的不怀好意。

“我会直接到一楼,就我一个人,没错,你们没有听错,我是说我会去一楼。”陈签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向了远处的溜杠。

他什么意思?杨柔在思考这个男人的话,她本能的就对这个男人有着畏惧的心理,当她一开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高兴,因为这个男人在找死!第二反应才是深究其目的,为什么会这么做?如果他死了,那么信标会跟着丢失,十六层就失去了胜利的先决条件等同于提前退场,那么一层的人除非能趁乱夺楼不然也就只能被中层楼的人围杀在八楼的位置。对中间层的家伙来讲,竞争对手当然是越少越好,他们巴不得没一个人能突破上去,毕竟他们只要在第二次的夺楼的时候把下面的人全杀光就行。

所以。

他的意思可能是制造缺口?意义呢?三对四?他想害死所有转换到下层的人?这个男人想自杀这一前提条件本来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反过来想他的目的应该是激化下层和上层的矛盾。但是这个矛盾不能出现纰漏的第一种情况自然是他们横扫八层四对四进行第二场。

而第二种情况就是,打破平衡。

(本章完)